<noscript id="6wme4"></noscript>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code id="6wme4"><small id="6wme4"></small></code>
<code id="6wme4"></code>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媒體合作 請您聯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華夏300億定增涉國有資產流失?溢價63.4%僅為補血!

華夏銀行292億定增公告補血。如無意外,這一預期定增價格將較公告當天收盤價溢價63.4%!如此“不市場化”的價格,馳援的則是三家清一色的國資。天量天價定增背后,華夏銀行的兩項重要監管指標瀕臨紅線,資本充足率的安全性,可靠性均存疑問,巨資填窟窿,或還涉及國有資產流失之疑。

標簽: 華夏銀行 定增 不良貸款

9月17日晚間,華夏銀行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向首鋼集團、國網英大和京投公司非公開發行不超過25.65億股,募資不超292.36億元,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其中,首鋼集團認購不超過5.19億股、國網英大認購不超過7.37億股、京投公司認購不超過13.07億股。



圖片來源:華夏銀行公告


此次發行前,首鋼集團和國網英大分別持股20.28%、18.24%,京投公司不持有公司股份。首鋼集團、京投公司實控人為北京市國資委,國網英大實控人為國務院國資委。發行完成后,京投公司也將持有華夏銀行8.5%股權。


公告中,華夏銀行表示,此次非公開發行的主要目的是通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提高資本充足率水平,以適應日趨嚴格的資本監管要求。


而其最近發布的中報數據卻仍然顯露出華夏銀行“長久以來”的資金壓力。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合并口徑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8.06%、9.09%和11.97%,其中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處于相對較低水平。


近年來,華夏銀行先后通過非公開發行優先股、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二級資本債券等多種方式補充資本金。發布此次定增預案的同時,華夏銀行還披露了其前次募集資金使用情況專項鑒證報告。公告顯示,華夏銀行于2016年3月向特定對象非公開發行優先股所募集用來補充其他一級資本的200億元已全部使用完畢。


華夏銀行在此次定增預案中坦言,隨著公司各項業務的持續穩定發展和資產規模的逐步擴張,如果不能及時有效地通過外源性融資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本公司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將無法滿足業務正常發展的需要。


 


被指“國有資產流失”


 


值得注意的是,華夏銀行本次發行的定價為定價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不含定價基準日,下同)公司普通股股票交易均價的90%(按“進一法”保留兩位小數)與發行前公司最近一期末經審計的歸屬于母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每股凈資產值的較高者,


而根據證券法要求,新股發行價格必須高于每股凈資產價格。


根據其最近披露的半年報顯示,華夏銀行的每股股東凈資產值為12.18元。華夏銀行公告前一日收盤價為7.45元。而這也就意味著,公司普通股股票交易均價超過13.53元的情況下才會按照市價折價發行,否則即按照12.18元的每股凈資產值定價,而該價格溢價率超過60%。


按照今日華夏銀行的收盤價來看,仍需在6個漲停板之后方超過13.53元。在監管的持續高壓之下,商業銀行正置身于“低估值”時代,上市銀行紛紛陷入破凈大潮。截至9月18日,A股26家上市銀行當中破凈的有18家。


有業內人士指出,這樣的定增意味著大幅讓利,短期都是賠本買賣,為了迎合監管不得已而為之。國家經濟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師范劍平則在微博上直言:“這不就是國有資產流失嗎?”



圖片來源:微博


 


不良高企,貸款偏離度埋下隱患


 


年初以來,監管對于商業銀行不良資產處置的要求不斷收緊。6月時,關于監管層要求各銀行將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計入不良貸款之中的消息曾令A股銀行板塊整體大跌。


在26家A股上市銀行中,華夏銀行偏離度高居榜首,截至上半年末,華夏銀行集團逾期90天以上/不良貸款余額仍有198.7%,環比年初上升7.8個百分點,同比下降49.5個百分點。 若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計入不良貸款勢必將對華夏銀行未來業績造成影響。


8月20日,華夏銀行披露的中期業績報告,申萬宏源金融團隊在中報點評中稱,華夏銀行不良逾期缺口為行業最高水平,不良認定監管達標壓力較大。


偏離度高帶來的不良缺口,令撥備覆蓋率的分母變小,撥備率“畸高”,卻依然瀕臨監管紅線,同時也使得核心資本充足率“摻水”。


華夏銀行中報顯示,上半年末,集團不良貸款余額 272.06 億元,比上年末增加 26.09 億元;不良貸款率 1.77%,比上年末上升 0.01 個百分點;關注類貸款余額 707.97 億元,比上年末增加 66.66 億元,關注類貸款率為 4.60%。


除此之外,華夏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與資本充足率也較年初有所下降,上半年末分別為8.06%、9.09%、11.97%,低于銀監會對系統重要性銀行8.5%,10.5%與11.5%的資本充足要求。僅有撥備覆蓋率較2017年年末稍有上升為158.47%。



圖片來源:華夏銀行中報


值得注意的是,華夏銀行半年報中還披露了上半年華夏銀行所牽涉的未決訴訟案件,其中在人民幣1000萬元以上的未決訴訟案件就有584件,涉及標的人民幣256.33億元,作為被告的未決訴訟案件9件,涉及標的人民幣4.82億元。華夏銀行在半年報中表示,公司的訴訟、仲裁大部分是為收回不良貸款而主動提起的。


除去不良高企,訴訟纏身,華夏銀行凈利差和凈息差也在逐年下降,造血能力堪憂。華夏銀行成立至今已26年,作為國內第五家上市銀行,總市值卻僅居于上市銀行中的15位,為后來者所趕超。2018年中報顯示華夏銀行實現凈利潤100.35億元,微增2.02%,但高企的不良與緊繃的資金為其未來的發展埋下了重重隱憂。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