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6wme4"></noscript>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code id="6wme4"><small id="6wme4"></small></code>
<code id="6wme4"></code>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34892;?#19994;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email protected]

外汇储备不能指望直接投资

直接投资项下的外汇流动具有很强的投机性

标签: 外汇 外汇储备 汇率

来源:会师话市(ID:huishihuashi )


今年前7个月,资本和金融项目下的结售汇顺差累计252亿美元,已经超越了经常项目下的结售汇169亿顺差,成为(至少暂时成为)外汇流入的主渠道,而直接投资项下的结售汇顺差占了资本和金融项目总顺差的82%。


有朋友说,这是大好事呀。在当前国际贸易摩擦比较多,我国经常项下的国际收支不甚乐观的情况下,直接投资的雄起正可以成为我国国际收支总体平衡的新支点,成为外汇储备大池子的进水口。


?#31350;?#19968;想,似乎确有道理。但如果看看历史数据,可能就不会如此乐观了。


直接投资项下的结售汇规模与汇率波动关系密切,指望它带来稳定的外汇流入非常不现实。


先看结汇。


最近10年,直接投资项下的结汇规模有两波比较明显的萎缩,而这两波下跌都发生在人民币贬值预期比较强的阶段。


第一波萎缩是在2012年,在经历了长期的单边升值之后,2012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出现一波罕见的持续数月的贬值行情,当年7月最大累?#31080;?#20540;幅度达到1.6%。现在看,1.6%的贬值幅度不算大,但在当?#26412;?#23545;是重大市场波动。当年直接投资项下的结汇规模为1069亿美元,较2011年下跌了19%。


2012年4季?#28909;?#27665;?#20197;?#27425;升穿2011年底的价位,2013年?#26377;?#21319;势,当年直接投资项下的结汇规模也随之反弹,较2012年增长了16%。


第二波萎缩?#26377;?#26102;间较长,始于2014年,恶化于2015-2016年,2017年终止,这与人民币贬值预期从弱到强,再由强转弱的变化完全同步。2014年直接投资项下结汇规模较2013年小幅下跌了2%,2015年环比跌幅扩大到18%,2016年跌幅进一步扩大到33%,从2013年的1240亿美元一路下滑至670亿美元。2017年,直接投资项下结汇规模止跌回升,当年环比涨幅达到25%,但因为基数低,所以总规模与萎缩前的2013年还有比较大的距离。


直接投资项下的结汇规模与人民?#19968;?#29575;的波动可谓亦步亦趋,虽然不能说直接投资项下的外汇流入完全受汇率波动预期驱使,投机性十足,但这至少?#24471;?#30452;接投资项下的外汇流入是相当不稳定的,并且具有一定的投机色彩。 


再看售汇。


直接投资项下的外汇流出是否也具有一定的投机性呢?如果具有投机性,那么在数据表现上应该是在人民币贬值预期较强时售汇规模激增,在人民币升值预期较强时售汇规模萎缩。其波动节奏与结汇相同,但?#36739;?#30456;反。


考察实际数据,果然如此。


直接投资项下的售汇规模在2012年同比增长了28%。此后,随着2013年人民?#19968;指?#21319;值,贬值预期弱化,售汇规模扩张势?#20998;?#27490;,当年同比萎缩了6%,为403亿美元。


到了2014年,随着人民币贬值预期逐渐升温,伴随直接投资项下结汇规模萎缩的,是售汇规模的大幅攀升,当年同比增长高达41%,2015年同比涨幅进一步扩大至95%,达到1114亿美元。


面对直接投资项下飙升的售汇数据,监管?#26412;?#24320;始意识到其中可能?#24615;?#30528;相当大规模的热钱出逃成分,商业银行旋即加大了直接投资项下的企业购汇真实性审核力度,这虽然对于抑制直接投资项下的售汇规模扩张起到?#31169;?#22823;的作用,但2016年的售汇规模?#28304;?#21040;了976亿美元,是2013年的2.42倍。


在汇率预期的影响下,直接投资项下的结售汇在波动?#36739;?#19978;大体相反,这直接导致直接投资项下的结售汇差额剧烈波动,外汇流动在大进大出之间快速转换。2014年直接投资项下结售汇尚为顺差647亿美元,2015年就转为逆差121亿美元,2016年逆差规模达到近年来峰值306亿美元,2017年逆差规模有所收窄,报173亿美元。


直到今年,直接投资项下的结售汇才终于转为顺差,前7个月总计252亿美元。


从近年来直接投资下的结售汇数据波动看,直接投资项下的外汇进出可能带有很强的投机性,指望直接投资项下的顺差替代贸易顺差成为外汇储备的主要支柱相当不现实。


广告6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