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6wme4"></noscript>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code id="6wme4"><small id="6wme4"></small></code>
<code id="6wme4"></code>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基礎設施投資應趕快加速

首席經濟學家論壇4796210/24 21:12

內地經濟3季度增長6.5%,比2季度放緩0.2個百分點,也比市場預測均值低0.1個百分點。從三駕馬車的表現來看,出口增長非但沒有像很多人擔心的那樣減慢,反而從上半年的4.9%加快至9.8%;消費增長基本穩定,商品零售總額增加9.0%,與2季度持平,但固定資產投資增長從2季度的6.0%明顯減速至5.4%。可見,3季度增長放緩主要是固定資產投資減速所至。

標簽: 中國經濟 GDP 出口

來源:首席經濟學家論壇(ID:ccefccef)


作者:廖群(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中信銀行(國際)首席經濟學家)


內地經濟3季度增長6.5%,比2季度放緩0.2個百分點,也比市場預測均值低0.1個百分點。從三駕馬車的表現來看,出口增長非但沒有像很多人擔心的那樣減慢,反而從上半年的4.9%加快至9.8%;消費增長基本穩定,商品零售總額增加9.0%,與2季度持平,但固定資產投資增長從2季度的6.0%明顯減速至5.4%。可見,3季度增長放緩主要是固定資產投資減速所至。


在貿易戰開打的情況下,3季度出口增長速度不降反升,似乎意外,但只要考慮到很多出口企業趕在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的大頭,即2,000億美元,在9月24日起生效之前搶先出口,就不難理解了,所以,貿易戰對于出口的負面影響,在3季度的數據中非但沒有體現反而表現相反。但這也同時意味著,影響在4季度必將顯現,而且會很明顯,明年更是如此。


消費一直是三駕馬車中增長最為穩定的一駕。所謂最為穩定,并不是說增長速度恆定不變或居高不下。鑒于內地經濟已過了高速增長階段而進入中高速增長期,消費增長也與經濟增長一樣呈逐步放緩態勢。只是其放緩與波動的幅度小于出口與固定資產投資。的確,近年來消費的增長速度高于出口與固定資產投資,使得消費佔GDP比重已經超過50%,表明經濟已從幾年前的投資主導與更早的出口主導轉為消費主導。近年來的另一個積極現象是,雖以商品零售額為代表的商品性消費逐步放緩,以旅游、醫學、教育、文化、體育、娛樂等為代表的服務性消費卻在加速,為內地消費,進而經濟提供一個新的增長點。3季度的數據也表明了這一點。


既然固定資產投資是3季度經濟增長放緩的問題所在,其減速的原因就值得特別重視了。分主要投資行業看,1-3季度與上半年相比,製造業投資增長8.7%,加快1.9個百分點;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9.9%,高0.2個百分點;基礎設施投資增長3.3%,減慢4個百分點。鑒于2017年基礎設施投資佔整個固定資產投資的22.2%,基礎設施投資大幅放緩4個百分點,拖慢了整個固定資產投資增長0.88個百分點,否則1-3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增長應為6.3%,比1-2季度高0.3個百分點而不是低0.7個百分點。又鑒于固定資產投資佔GDP比重為44%左右,固定資產投資增長放緩0.88個百分點拖慢了經濟增長0.4個百分點左右,否則經濟增長應為6.9%,比上半年高0.1個百分點而不是低0.3個百分點。因而可以說,基礎設施投資的大幅放緩4個百分點是3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增長,進而經濟增長減速的主要原因。


應該注意的是,內地的基礎設施投資大部分是由中央及地方政府推動與支持,實際上是中央政府主要的財政政策工具之一。中美貿易戰開打的前一年左右,由于經濟增長穩定于6.7%及以上,中央政府的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一樣溫和從緊,以降債務與去槓桿,其中主要的舉措就是減慢基礎設施投資的增長速度。因而2018年上半年的基礎設施投資增速從2017年上半年的21.2%大幅降至7.3%。但為應對中美貿易戰,從今年中開始,宏觀經濟政策,包括財政政策,已從溫和收緊轉為適度寬鬆,其中財政政策被明確地定為 “更加積極” ,扮演主要寬鬆角色。而重新加速基礎設施投資又與減稅一起承擔財政寬鬆的主要任務。既然如此,為何3季度基礎設施非但沒有加速反而減速呢?這說明加速基礎設施投資的效果,雖9月開始顯現,在整個3季度很小,反而前期財政從緊的效應仍在持續。


鑒于貿易戰對于出口的影響將從4季度開始顯現,4季度出口增長,進而經濟增長的壓力很大,明年的壓力更大。估計4季度出口增長將放緩5%以下,進一步拉低經濟增長0.3個百分點左右。這樣4季度經濟增長勢必跌破6.5%而向6.0%靠攏。雖然從全年實現6.5%的增長目標的要求來看4季度不需要6.5%,但也不應低于6.2%。為此,4季度基礎設施投資增長見底回升十分必要,否則全年增長6.5%的目標可能落空。明年,出口增長下滑將更嚴重,政府不會再保6.5%,但應該會保6%,而保6%的壓力也不小。在這一形勢下,政府應該趕快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加速基礎設施投資,包括加快項目審批以及鬆綁一些前期規定,使其增長在今年4季度有所回升,明年顯著回升,進而確保今年6.5%,明年6.0%的增長目標的實現。


這就是說,趕快加速基礎設施投資是保增長的迫切需要。一些人可能會質疑現階段還加速基礎設施投資的合理性,理由一是財政能力能否支持,二是是否有實際需求。為此筆者最近撰文指出,目前中央政府的財政能力依然較強,既使考慮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政府的總債務馀額佔GDP比率仍與60%的國際警戒綫有較大距離,所以財政能力上是能夠支持的。至于實際需求,也撰文指出,當前階段內地的基礎建設仍有很大的需求空間,其中,傳統基礎設施需求仍有較大潛力,新興基礎設施需求則潛力巨大。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