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6wme4"></noscript>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code id="6wme4"><small id="6wme4"></small></code>
<code id="6wme4"></code>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一日跌去640億!貴州茅臺的“精神護城河”走向瓦解?

環球老虎財經 鄭娜6164710/24 21:13

一年一度的秋季糖酒會正在長沙進行。與火熱的行業聚會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釀酒板塊持續遇冷,行業龍頭、“股王”貴州茅臺重挫7%,致使洋河、五糧液、瀘州老窖等一眾酒企一路跟跌。只是茅臺的如此跌幅,大約只能是機構大肆出貨所致。那么導致機構出逃的原因又是什么?茅臺曾被廣泛稱頌的“精神護城河”開始被瓦解了么?

標簽: 白酒股 貴州茅臺 下跌

10月23日,整個釀酒板塊疲弱不堪,19只白酒股中18只下跌超1%,水井坊、舍得酒業等跌幅超過8%,瀘州老窖、山西汾酒、五糧液等跌幅超過7%,洋河股份更是逼近跌停,收跌9.61%。


要說最慘的還是龍頭股貴州茅臺,23日跌幅7.4%,市值大幅縮水逾640億元。而貴州茅臺上次交易日收盤價跌幅超7%,還要追溯到三年前的2015年8月24日,當日收盤跌8.96%。


貴州茅臺這樣體量的個股出現如此跌幅,大約逃不脫機構集體拋售。然而,對于在資本市場上走出了完美的K線圖的貴州茅臺,機構如此抉擇又是為何?


 “茅臺鐵粉”深圳東方港灣投資董事長但斌曾描述茅臺未來的走勢:“茅臺只要赤水河流淌,當地糯米高粱還在生長,白酒文化沒有變化,它就會持續一千年。”


但斌豪放地給出了“持續千年”的時間表,因為茅臺所處自然地理條件,以及國人飲酒文化都不會輕易變化。但是這句話中還有一個變量:茅臺。


茅臺可能會發生變化,正如當年從白酒第二梯隊一躍成為行業龍頭。


后來者居上


現在的茅臺是公認的行業龍頭,擁有豐厚歷史底蘊的國酒。


不過,這是近年來的說法,20年前的茅臺還只是第二梯隊的酒企,五糧液才是中國白酒第一品牌,從銷售額到知名度,都遠超茅臺。


公開資料顯示,貴州茅臺于2001年8月上市,上市首周報收37.01元,市值為92.53億。


而1998年登陸資本市場的五糧液,在茅臺上市時,市值已經達到了193.64億元;同時,五糧液2001年營收達47.42億元,茅臺當時營收僅16.18億元,二者差距明顯。


2005年,茅臺與五糧液的地位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這一年,53度飛天茅臺價格一路飆升,使得茅臺營收雖不足40億元,但歸母凈利潤卻達到11.7億元;五糧液同期營收近65億元,歸母凈利潤卻不足8億元。


于是,以此轉折點:五糧液的收入和利潤增長漸緩,而茅臺“賺錢能力”初現,并持續穩定地增長。


2008年,茅臺以82.42億的營收、37.99億的凈利潤,全面超過五糧液,正式中國白酒行業領導者。而當年五糧液的營收與茅臺相差無幾,約為79.33億元,但凈利潤卻遠遜于茅臺,僅為18.11億元。


2012年,隨著“三公消費”整治活動的大范圍推行,整個白酒行業陷入寒冬。貴州茅臺連續兩年增速放緩,同期的五糧液業績則是明顯下滑。2015年,行業回暖時,茅臺營收已逾300億元,而五糧液徘徊在200億元。


漂亮的故事


回溯茅臺稱王的這些年,相較于制造業完成實現技術突破、推出創新產品,茅臺做的最多的事情,其實是講故事。


如今“貴州茅臺”在市場上的形象是擁有深厚歷史底蘊的“國酒”。


其中,歷史底蘊一則來源于“史載”,茅臺古鎮一帶早在公元前135年就生產出令漢武帝“甘美之”的枸醬酒,這被認為是醬香型白酒茅臺酒的前身。


但這相較于五糧液,從集五種糧食之精華釀造的“雜糧酒”,由晚清舉人楊惠泉改名為“五糧液”,這樣一則有名有姓的故事來說,茅臺所謂“歷史永久”總顯得底氣不足。


于是,茅臺又以新故事,為品牌賦能。先是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的金獎,和展會上“摔破酒壇,酒香全場”的美談,以及建國初期中國國宴的第一酒。不過,關于茅臺的這些故事,業內一直眾說紛紜。


或許正因為過往的歷史是筆算不清楚的爛賬,一旦有掌握了可靠史料的人拋出“石錘”,茅臺的“歷史名酒”形象或將功虧一簣。


于是,重新塑造一個不會被推翻的形象,對茅臺來說至關重要。很快,茅臺瞄上了“國酒”這個標簽,從2001年起,便對“國酒茅臺”展開了17年的追逐。


當年9月,茅臺集團初次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提交了“國酒茅臺”商標及圖注冊的申請,但并未獲得通過。


雖然申請未通過,但這并不影響茅臺以此展開大規模的宣傳。


據東財choice數據顯示,2000年至2006年間,茅臺的銷售費用率始終保持11%以上,2002年-2003年間,銷售費用率更是分別達到了16.8%、15.21%。


這也是茅臺營收快速增長的時期。2001年至2007年間,除2002年外,其余6年間,其營收同比增幅均在24%以上,2007年一度達到47.6%。


不過,茅臺并未放棄獲得官方認可和保護的機會。在多次堅持不懈地申請后,2012年7月,“國酒茅臺”商標終于通過商標局初審,進入3個月公示期。這意味著,公示階段若無異議和異議不成立,茅臺便正式擁有了該品牌。


這是茅臺離擁有這個商標最近的時候。


不出意外地,五糧液、汾酒、西鳳、郎酒、沱牌等白酒企業,紛紛發聲,認為“國酒”商標不應被茅臺注冊獨占。公示期內,國家商標局共收到異議書95件次。


2016年底,國家商標局公告,決定“國酒茅臺”商標不予注冊。茅臺集團不服,向商評委提出復審申請。2018年5月25日,商評委作出決定,再度決定對這一商標不予核準注冊。


此后,茅臺于2018年7月,將商評委訴至法院,要求后者撤銷對其“國酒”商標不予注冊的復審決定,就不予注冊復審申請重新作出決定。


不過很快,8月份,茅臺在官網發布《關于申請撤回“國酒茅臺”商標行政訴訟案件起訴的聲明》。在“國酒”商標上執著多年的茅臺終于決定放棄了。


制造出來的“稀缺性”


“國酒茅臺”之稱雖一直未得到官方認可,但絲毫不妨礙茅臺以此為名,廣泛推廣。事實上,憑借多年的廣告宣傳推廣,茅臺與國酒早已在消費者心中畫上了等號。


正是因為與該稱呼的捆綁,茅臺的高端白酒定位成功確立。


公開信息顯示,在“八項規定”之前,茅臺的主要銷售方向是公務消費,保證充足的單位團購之后,才是普通大眾的零售市場。


這樣一來,過去與長征勾連,如今又是“官酒品牌”,在中國“面子文化”的影響下,能消費茅臺成了普通消費者的追求。


于是,彼時的零售市場,排隊、斷貨、限購,也是常態。這導致茅臺酒零售價暴漲,2012年時便達到了每瓶2000元的水平,超過出廠價逾1倍。豐厚的利潤空間自然也就催生了經銷商囤貨、黃牛炒貨的情況。


市場的火熱,促使茅臺業績上漲,更讓貴州茅臺在2008年A股6124點的牛市中,成功封神,被資本追捧為“中國唯一能夠稱得上奢侈品的品牌”,達到267元/股的股價高點。


隨著氛圍一再渲染,茅臺也終于從消費品變成了具有“收藏價值”和“稀缺性”的奢侈品,50年茅臺陳年酒可甚至可達2萬元。


于是,茅臺的“精神護城河”逐漸形成。


不過,2012年中央八項規定出臺之后,茅臺表示已經從公務消費轉向了大眾消費。同時,對于茅臺的價格,茅臺董事長李保芳表示,要對終端零售價格進行一定的管控,讓利給消費者。


茅臺還曾多次推出嚴格的管制辦法,打擊經銷商囤貨,對違反規定的經銷商予以解除合作關系的嚴厲懲罰。


但現實是,線上渠道長期缺貨,線下要么存貨不足,要么加價才有貨,總之并沒有幾個“大眾”以1499元/瓶的全國統一零售價買到了飛天茅臺。


“一瓶難求”的情況又加劇了大眾對茅臺的渴求。


事實上,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就在于增加供給。只是,官方大幅漲價是不會發生的,但大量擴產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李保芳曾表示,茅臺酒供不應求現象,今后很長一段時間將會持續:“茅臺酒的生產,受氣候變化、糧食供應、水資源狀態,以及茅臺鎮本地特殊的地理、微生物環境等綜合因素限制,不可能無限擴產。”


擴產意味著供應量增加,一旦供給提升,需求得以滿足,茅臺的價格就可能難以維持在高位。


不過,對于茅臺來說,價格可能還是其次,擴產可能導致稀缺性下降,從而影響其收藏價值,最終對茅臺的品牌形象造成嚴重打擊。這樣的情況,無疑是茅臺不愿看到的。


只是,隨著年輕人逐漸成長為消費主力,對以茅臺為代表的白酒品類需求逐漸降低,茅臺又失去了“國酒”的標簽,“東方神水”祛魅的氛圍逐漸形成。


事實上,預示著市場景氣度的預收賬款,已經出現了動搖。


據貴州茅臺2018年半年報顯示,截至上半年末,貴州茅臺的預收賬款為99.4億元,較年初的144.29億元減少了近45億元,降幅達到了31.11%;與一季度末的131.72億元相比同樣縮水明顯,降幅也達到了24.54%。


有分析指出,酒企預收賬款下降,通常是領先股價3個季度見頂。而這或許也解釋了23日機構的大肆出逃。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