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6wme4"></noscript>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code id="6wme4"><small id="6wme4"></small></code>
<code id="6wme4"></code>
<optgroup id="6wme4"></optgroup>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雛鷹農牧“欠債肉償”,股票竟然漲停了!

環球老虎財經 鄭娜2871711/12 11:45

曾經是豬也能飛的豬肉概念股,現在是“錢債肉償”的折翼天使,雛鷹農牧的驚人操作,比之用紫砂壺分紅的中超控股,以及用景區門票回饋股東黃山旅游,更添一份悲劇色彩。

標簽: 雛鷹農牧 債務 違約

2016年初豬雞周期紅極一時的雛鷹農牧,如今卻淪落至“欠債肉償”的田地。


11月5日,雛鷹農牧發布公告稱,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融融資券應于11月5日兌付本息,而雛鷹農牧未能按照約定籌措足額償債資金,“18雛鷹農牧SCP001”不能按期足額償付。雛鷹農牧構成實質違約。


據公告披露,18雛鷹農牧SCP001的發行期限為270天,應償本息總額5.28億元。


11月7日,微博大V“山石財經”發布消息稱,“轉發:A股上市公司第一起違約肉償事件誕生”,并配以圖片,其中一張圖片文字內容為“基于債務違約的實際情況,已經于11月3日向投資者提出兩種解決方案:其中第一個方案為使用存貨償付,可使用子公司存貨包括禮盒系列、火腿系列、紅酒系列等,償付價格按照零售價85%計算;本金10年期按月償付。從發行人處了解到,目前已確定選擇第一方案的持有人合計持倉2.8億元”,“肉償”事件由此曝光。


有意思的是,雛鷹農牧董秘吳易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玩起“文字游戲”,稱“11月8日可確認網傳肉償事件屬實與否”,似將對公司計劃屬實與否的質疑引導到了計劃是否落實上。



有趣的是,目前違約債務問題尚無有效解決方法,但雛鷹農牧的股價卻在早上開盤約半小時后封漲停,報1.74元/股,成交額1.92億元。大概“養豬第一股”,如今已經淪落與基本面無關的“殼股”。


危機連環爆發


除了債務違約,雛鷹農牧還披露了更多問題。


公告債務違約的同日,雛鷹農牧還披露了公司信用等級被下調的消息。公告稱,公司主體長期信用評級已經被聯合資信調至C,同時“14雛鷹債”債項信用等級調整為C,對其今后的融資可能產生一定不利影響。


實際上,雛鷹農牧的主體信用自7月份以來遭到過山車式下調。7月24日,聯合資信將雛鷹農牧評級從AA調整至AA-,評級展望為負面;此后的8月、9月、10月,雛鷹農牧的評級接連下降,10月23日的評級已經從BBB跌到了B。


同日,雛鷹農牧還披露,公司實控人侯建芳共計持有12.6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40.2%,價值41億元,已先后被鄭州中院、四川省高院輪候凍結,輪候凍結期限36個月。


同時,據雛鷹農牧三季報稱,侯建芳分別質押于中信建投和中投證券的4573萬股和1524.54萬股均構成違約,中信建投和中投證券均擬處置上述股份。


除了已經披露的問題,雛鷹農牧還有未披露的問題。


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信息,雛鷹農牧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已經成了“失信被執行人”,即“老賴”。



來源: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


據該項失信被執行人信息披露,申請方為中融信托公司,被執行人分別為雛鷹農牧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侯建芳、李俊英;立案時間2018年08月10日,被執行人“全部未履行”,“無正當理由拒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 發布時間是2018年10月10日。


其中,被執行標的包括雛鷹農牧貸款本金1.5億,91萬罰息,37萬以上訴訟等,實控人侯建芳、李俊英與雛鷹農牧則承擔最終償債責任。


不過,雛鷹農牧方面目前尚未就成為失信被執行人發布公告。


緊繃的流動性


雛鷹農牧如今面臨的流動性危機早在2017年就已現端倪。


雛鷹農牧2017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上市公司實現營收約57億元,凈利潤卻只有4519萬元,同比大幅下跌94.58%;扣非凈利潤則直接虧損逾3億元,同比下滑154.81%;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也只有752.54萬元。


事實上,雛鷹農牧在2017年的業績狀況波動極大。具體來看,一季度至四季度,上市公司的營收分別為11.77億元、13.46億元、12.12億元、19.6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13億元、3.47億元、1.88億元、-6.03億元,同時,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05億元、-3.34億元、7.02億元、-8.30億元。


而雛鷹農牧2017年的財務狀況也引發了市場質疑,被認為有造假的嫌疑;上市公司年審會計機構中興華對公司當年度內部控制有效性發表了否定意見,對財務報告發表了標準無保留的審計意見。


財務造假問題尚未完全解決,雛鷹農牧在2018年的業績在持續下行的豬周期和非洲豬瘟雙重作用下,持續亮著紅燈。


截至2018年6月末,雛鷹農牧凈利潤為-5.08億元,同比下跌495%;扣非凈利潤為-5.79億元,同比下跌823%。期末貨幣資金總額23.7億元,其中18.3億元受限,占當期貨幣資金總額的77%。


截至9月末,雛鷹農牧虧損進一步擴大,凈利潤實現-8.69億元,同比下滑1141.39%,并預計2018年度虧損15億元至17億元。同時,雛鷹農業貨幣資金為12.9億元,較6月末減少51.98%,而這是由償還銀行貸款及部分到期債券引起的。


此外,據雛鷹農牧披露,截止2018年8月3日,公司近3.5億元資產被查封,其中包括36處房產和土地,占2017年度凈資產的5.43%,占公司2017年度總資產的1.53%。在尚未披露的訴訟仲裁事項中,涉案金額近3億元。


不過,5億元的債務違約遠不是結束。



來源:企業預警通


數據顯示,截至目前,雛鷹農業的存量債券還有4只,規模共30.38億。


其中,14雛鷹債主承銷商為東吳證券,發行規模8億,票面8.8%;16雛鷹02主承銷商為國金證券,發行規模6.4億,票面6.8%;16雛鷹01主承銷商為國金證券,發行規模8.6億,票面7.2%;18雛鷹農牧SCP002主承銷商為浙商銀行和光大證券,發行規模10億,票面7.5%。


更糟糕的是,雛鷹農牧的征信記錄越來越難看。


據聯合評級披露,雛鷹農牧此前提供的報告期日為10月10日的人民銀行企業信用報告顯示,其有不良類貸款2筆,余額約為1.27億元;欠息11筆,余額1477.36萬元;較8月31日提供的人民幣銀行的企業信用報告,征信記錄有不斷惡化趨勢。


資金遭到大量占用


造成雛鷹農牧如今窘狀的原因,大約要追溯到2016年,侯建芳成立產業基金,跨界金融時。


2016年初,雛鷹農牧發起設立了深圳澤賦農業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合伙企業,以自有資金認繳9.5億元份額。同年4月、12月,雛鷹農牧又先后成立了蘭考中證產業扶貧投資基金,以及平潭競遠投資管理合伙企業。



來源:聯合信用評級


據聯合信用2018年7月披露,雛鷹農牧共計參與創立了6個產業基金。截至2018年3月底,上市公司的投資額共計59.49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市公司總資產249.44億元,凈資產44.02億元。由此來看,雛鷹農牧投資產業基金的資金來源或也并非完全其自有資金。


侯建芳本來是希望借產業基金獲取高收益,結果卻被市場質疑其產業基金投資收益的真實性。


事實上,除了被質疑,產業基金還實實在在地占用了上市公司的資金。


雛鷹農牧的養殖業務由公司負責所有養殖場的土地租賃、合規性手續辦理;合作社主要負責養殖場建設、設備投資、協調農戶及日常維護、維修、糞污處理等;農戶主要負責單個豬舍的精細化管理,根據養殖成果由公司統一結算代養費,并根據協議約定,支付合作社代養費。


雛鷹農牧旗下產業基金的債權類投資主要流向了合作社。


據聯合信用披露,截至2018年3月底,深圳澤賦對外投資規模56.03億元,其中債權類投資33.77億元,主要投向為公司養殖模式中的合作社,期限在12~18 個月不等;中聚恒通對外投資均為對合作社的債權類投資,投資規模合計 21.10 億元。


如今,伴隨著生豬行業進入周期底部,合作社的經營狀況也頗為不景氣,產業基金的回款明顯遇到難題。


事實上,除了投資之外,雛鷹農牧還直接借錢給了合作社。截至2018 年9月末,雛鷹農牧共對與公司有業務合作的226家合作社提供借款,財務資助余額近12億元,占2017 年度凈資產的24.15%。而這筆巨額借款也因未曾披露引發了市場和監管層的質疑。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